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校园动态 >
河南重点高中学生宿舍被杀 嫌疑人曾请假买刀

3月10日下午放假后,卢天川和李松所在的18班教室空无一人。A12-A13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王婧祎

卢天川获得的部分奖状。

“回去开车慢点,路上小心。”这是卢天川对父母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下车前,卢天川这样叮嘱了父亲一句,随后径直进了校门。

他的同班同学李松杀死了他,同时受伤的还有另一位同学杜宇飞。三人住同一寝室,都是河南省濮阳市第一高级中学高二培优班即“尖子班”的学生。

同学凌晨被刺

一个黑影站在门口,借着楼道里照进来的灯光,彭程认出他是同寝室的李松。李松扭头朝彭程的方向看了一眼,跑了出去,锁上了门。

叫声来自于睡在卢天川上铺的杜宇飞。他的颈部和左臂各被划了一道口子。他告诉同学,一醒来就看到李松站在他面前,倚着梯子,手里举着一把刀。他吓得惊叫起来。

之后,锁住的门被隔壁寝室同学用哑铃砸开。彭程出门等救护车时,踢飞了一把刀,通体绿色,刀刃“约四分之三手掌长”,上面沾着血。

参与抢救的刘兴涛医生回忆,他进宿舍后,一名学生“右卧在床,颈部一个大创口”,生命体征已经消失。另一名学生颈部有伤,站着和警察说话,声音嘶哑。

这一天凌晨1点多,卢天川的母亲邱丽醒了。她向来睡眠很好,可那天很奇怪,醒来以后再也睡不着,“心里边不知咋了”。

直到上午8点警车离开,邱丽冲到儿子的寝室,门被锁住,从玻璃窗里一眼看到儿子的床。儿子开学换的新床单,邱丽挑的“显干净的”浅蓝色方块图案,被染上了大片红色。

3月3日中午,濮阳市公安局卫都分局发布了一份情况通报,称“犯罪嫌疑人李某已被抓获”。通报中未透露抓获地点,但事后在社交网络上,有知情人称抓获地点为宿舍楼顶层。

新京报记者试图印证上述说法,但公安局、教育局和学校均拒绝接受采访。

走之前,他对彭程说,“我回家一趟,你别和别人说,我相信你”。

3月2日下了晚自习,李松很早睡觉了。其他室友晚上10点40分左右返回寝室时,他已躺在床上,跟任何人都没有说话。

沉默寡言的高二生

在彭程的印象中,李松没发过脾气。有一次,李松后面的同学往前推桌子,把他挤得受不了了,他也只是站起来质问了两句,瞪了一眼,就又坐回去写作业了。

他唯一有印象的一次深谈是在一个学期前。他不记得李松具体说了什么,只记得他谈了很多对社会的看法、对生死的看法,“整个语调都是悲观色彩”。

李松则说了一句,“其实我只是想找个人倾诉罢了,也就你能听听我说什么。”

李松说,自己以前成绩好时干啥都行,现在成绩下来了,“回家一开电视,立马叫我学习”。李松一边说话一边上下甩着手,神情有些烦躁。

一位室友回忆,李松的英语口语很好,喜欢唱英文歌,但可能是怕打扰别人,总是在厕所里小声唱。他还喜欢踢足球,以前每天下午放学都去踢球,到了球场上,李松明显开心多了,“笑容特别灿烂”,一进球,会兴奋地大喊,“太好了,又进一个!”

“尖子班”

2015年全市中考录取分数线显示,能进入濮阳一高“尖子班”就读的,都是全市范围内分数较高的学生。该校普通生统招分数线为576分,比排名第二的濮阳外国语高中高出将近80分。

从上学期开始,“尖子班”的学生每晚需要多上一节晚自习,熄灯时间延长至10:50。可能是因为此,上个学期末,学校调整了一次宿舍,将“尖子班”学生集中搬进一栋宿舍楼。

334寝室8个人,7个都在尖子班。他们每天早晨5:45起床,1节早自习,上午5节课,下午4节课,再加4节晚自习,回到寝室已经是晚上10点40分左右了。

卢天川的母亲邱丽说,教育局一位领导告诉她,事情可能与最近的考试有关,卢天川考了600多分,李松考了500多分。

在濮阳一中高二教学楼走廊墙上的宽幅“理科重点上线光荣榜”中,新京报记者看到,被害者卢天川总分620分,年级排名第14;伤者杜宇飞611分,排名第27;行凶者李松总分则不到600,为563分,排名第83。

优质生源基地

18班的黑板上方,悬挂着“我自信,我拼搏,我坚持,我一定成功”的红底条幅,黑板旁边贴着一份“班规”,详细规定了考试成绩的奖惩措施,如单科成绩排名年级1-5名,奖励5-1分,考试排名进步奖励进步名次乘以0.1分,而不交作业、上课睡觉、交头接耳等多种行为会被扣分。

“习惯了”、“适应了”,是新京报记者采访濮阳一高同学时听到最多的话。不论是彭程,还是李松的另一位同班同学,他们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一切。

18班每两周开一次班会。班主任时常拿另一个“尖子班”举例子,说“你们看看,人家班上的学生早上特别早就来了,早读声音特别大,你们还是不够努力。”

自2015年搬迁至新校区后,濮阳一高采取了封闭式寄宿管理,两周放假一次。学生们周五下午放学后回家,周日晚自习前返校。成绩排在年级前30名的学生需要更早返校,周日下午集中补课。

在的“地方领导留言板”上,今年一二月份,有多位濮阳一高的学生家长向当地领导反映,学校要求孩子初六就返校补课,家长称“孩子每天都有很大的学习压力,我们当父母的也很心疼”。

作为河南省“清华北大优质生源基地”,濮阳一高的高考成绩可圈可点。公开资料显示,2016年河南省普通本科上线率为44.7%,而濮阳一高的本科上线率超过90%。每年都有多位学生考入清华北大。

伤害待愈

记者多次走访李松居住的小区,这座位于市郊的小区有些老旧,他家住在没有电梯的顶层。多位邻居称,出事后他家人已不住这里,灯很久没亮了。

受伤的杜宇飞即将返回学校。他的母亲告诉记者,孩子这些日子睡得很不安稳,一晚要醒好多次,她要在床边抓着儿子的手。

卢天川的父母卢振江夫妇已经不想去上班,他们或是沉默地在家中对坐,或是躺在床上,一天都不愿意起来。

邱丽为记者展示儿子生前的作文、奖状和笔记。卢天川喜欢古典文学,初中时就通读《红楼梦》,喜欢写诗。去年五四青年节时,卢天川还组织同学排练了一出短剧,自己出演贾宝玉。

血案发生后,濮阳一高给18班的学生开展了心理辅导,一位学生回忆,心理老师让同学们两人一组,面对面坐着,一个人大声宣泄自己的情绪,另一个人紧紧抓住对方的手,再给他一个拥抱。

这位同学说,宣泄过后,心里好过一些了。

一位普通班的学生说,发生了这件事以后,父母“不敢说得太狠了”。

紧接着,学生们举起拳头,进行集体宣誓。誓词是:“我是一高学子,自信潜力无穷。登上巍巍高山,傲视天下群雄。手握三尺宝剑,力斩六月苍龙。”

新京报记者 王婧祎 实习生 王双兴


上一篇:中国科学家新发现:通过绿色途径利用天然气中
下一篇:两部门:开展中小企业与高校毕业生创业就业对


关键词:成绩 记者 学生 同学 濮阳 

( 发布日期:2019-10-10 14:03 )